南非唐人街,约翰内斯堡东部,90%约堡华人的居住地,打工、开餐厅、办网吧……日复一日地应付着沉重的生活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听起来熟悉而又陌生。你可以和他们聊起生活的各种味道,但足球这个话题,没有市场。昨天,本报记者走入约翰内斯堡唐人街,切身体会南非华人的生活。上有身价百万的富商,下有在西罗町(中国城)引车卖浆的小商贩,在这块被无处不在的中文所包围的华人文化圈里,他们谈论最多的是谋生。世界杯?哦,那是个多么遥远而不靠谱的名词啊……
阶层:富商
核心词:低调
人身安全最重要
中国人到南非“淘金”最早可以追溯到清朝,最近一批华人涌入南非的浪潮则是在上世纪90年代。当时的“地摊王”时至今日已经身价不菲,他们 中不少人有了自己的店面和产业。“主要从事贸易、餐饮、电器生意,有的华人已经进军当地的房地产业,能赚钱,还是赚大钱!”约翰内斯堡领事馆总领事房利说。记者提出能否采访几位华人富商,结果被委婉拒绝,“我认识的几个有钱的华人十分低调,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,根本不会接受媒体的采访。”

南非的犯罪率居高不下,针对华人的案件也频繁发生。所以,华人富商们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。“他们从不到餐馆吃饭,跟你在一起的时候,永远不会告诉你接下来要到哪里去。这样做的目的,就是为了避免各种绑架、抢劫甚至报复的发生。”
记者在义乌采访中超时曾遇到一位在南非做生意的华人,当时他在义乌进货――各国国旗,他告诉记者:“每面国旗赚5元钱,一般一年可以盈利100万元。在南非做生意不好做,但还是可以赚到钱。”事后,记者表示在世界杯期间能否再次采访他时,他断然拒绝了。
阶层:工薪阶层
核心词:压力
供房供车“月月光”

当然,南非的华人中,除了白手起家的富商,也有堪比国内的“白领”。据介绍,上世纪90年代到约堡做生意的华人多数已经发家,在南非有了自己的产业。之后过来的一些由于没有赶上“淘金”的好时候,所以有很多混得不好。工薪阶层的生活大抵和国内的“月光族”差不了多少,生活中的主题也同国内相同职业的人们一样:供房和供车。
一般在华人的企业供职,“普通华人在南非一个月能赚6000-8000兰特,但是他们的生活成本比较高,几乎没有积余。”郭飞耀介绍说。约 堡公共交通十分欠缺,想在这里上班,必须会开车,并且有车,加上一套独门独院的房子大概需要70万-100万兰特,所以供房和供车仍然是普通华人的生活重心。
在国内,房子是工薪阶层的梦想,或者是心中的痛。完全按照西方标准发展起来的约堡市内,几乎看不到高层公寓、住宅楼,一般住宅都是平房或者 二层小楼,带院子和车库,建筑面积在200-300平方米上下,售价在70万兰特;再高级的就是别墅,附带游泳池,每平方米的均价只有杭州下沙一带房价的 三分之二。但即便如此,很多南非工薪阶层还是无力购买。

湖南姑娘唐媛欣是一名标准的“白领”,年收入超过15万兰特(折合成人民币大约13.5万元),对于南非华人的生活状况,她感叹说:“打工、开店,这是南非华人的基本生存方式。从城市到农村,各个角落都有华人。”
阶层:“菜贩子”、小吃店老板……
核心词:艰辛
街边卖菜一个月挣5000兰特
梁女士是广东人,说普通话不那么流利。一大清早起来,她就在街边选菜、洗菜、卖菜。她说自己是个打工的,来南非完全是为了投奔自己的丈夫,“我丈夫在这边搞运输,给人家开车。来很多年了,我今年特意来这里找他。”

不会外语、没有技能,梁女士只能在街边帮老板卖菜,“原来在广东时我就是个家庭主妇,也没有正式工作。”梁女士说,她在这里卖菜一个月能挣5000兰特。可是对于这样的生活,她觉得并不幸福,因为南非距离中国太遥远了,7岁的孩子正在上学,只能交给婆婆照顾,“老人没法帮助他学习,所以我小孩的学习成绩一般,不怎么好。”
想孩子的时候,梁女士就会到唐人街上的网吧上网,和自己的小孩视频聊天。“你为什么不回国,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,让他生活得更好?”面对记者的问题,梁女士一下子说不出话来,沉默很久后说:“这些我都没想过,这样的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吧。” 梁女士和丈夫一月的收入在1.5万兰特左右,折合人民币1.35万元。
杨先生坐在自己的小吃店里,有些腼腆地笑着,用浓重的福建口音跟记者讲述他在南非6年来的艰辛故事……

“当时听说这里打工一个月有4000多兰特(当时相当于5000多元人民币)的收入,我觉得外面肯定有机会,就来了这里,”回忆当初来南非 的缘由,杨先生觉得自己有些冲动,因为残酷的现实很快击碎了他最初的幻想。“开始说打工每月有4000兰特,但我实际上每月只有2000兰特,原来告诉我 每天工作8小时,其实每天至少要干12小时活,任务重的时候一天要上工十六七个小时。”
经过几年打拼,杨先生开了一家自己的沙县小吃店,生活压力比以往打工时要轻很多。“但还是想回去,在这里辛苦这么多年,生活跟当初在福建种地也差不多。”对于南非世界杯,杨先生毫无谈论的兴趣,他的眼神迅速黯淡下去,“我不管那些事情……”

“90后”女孩还是想回去
在约堡唐人街的“粤华餐厅”看到冯小玲时,她正提着一盒酸奶和一大片巧克力推门进来上班,这个18岁的女生刚来到南非3个月,新鲜感还未散去,就已经开始怀念家乡广东江门的生活,对着记者嚷嚷:“好想回去哦。”
冯小玲只在国内读完初三,就被父母要求来到南非,然后被安排到英语学校学习语言,但是不喜欢读书的冯小玲最终还是从学校出来打工。由于父母一直在南非忙生意,这个女孩子不得不独自面对初次打工所必经的艰难。至于世界杯,这个话题对于女孩完全失去了吸引力,虽然自诩“在 国内也算半个球迷”,但她很快就把话题转向了“我来告诉你南非有哪些地方好玩”,她掰着手指告诉记者“在这里可以唱KTV,或者看电影,但我还是想回 去”。
浙江在线